• 2010-07-19

    无题

    Tag:

    如题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12-22

    服务意识

    Tag:

    去某处吃饭

    买单出门,服务生殷勤送客,“大过节的,小姐一个人出来吃饭啊。这是我的卡片,以后有什么需要服务的打我电话。”

    正在想,就算有招揽回头客的任务,也不用这么着吧。

   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,啊,原来人家是炒夜更的

     

  • 2009-12-18

    深圳印象

    Tag:

    不过才二十多岁,深圳却已经旧了。好像那种十七八岁时青春明媚得一塌糊涂的小姑娘,一旦被年龄打败,立马颓得风驰电掣,反倒不如一直平庸无奇的来得耐老,让人格外生出感慨来。

    楼是旧旧的,车是旧旧的,连街上的行人也是旧旧的,却又没有那种老城的底子在,只余凄惶。

     

  • 2009-11-23

    白白的

    Tag:

    做年终美食,坐隔壁的郄斯姑娘推荐了一家很有名的火锅店,招牌是雪白色的很鲜的汤,号称是头天晚上就开始炖的骨头汤云云

    这个么,说老实话,俺九成是不信滴

    这可是食品添加剂的年代啊,蛋白水解物+脱脂奶粉or植脂末+增稠剂,什么味儿的高汤还不是几分钟就搞定,要多白有多白呢,反倒是家里真正用母鸡棒骨文火慢炖的汤,和市面上卖的比起来,很寡淡无味呢

    最近一年多可能是在家吃饭比较多的缘故吧,味觉重新恢复敏感。反正甭管去多好的馆子,菜一端上来,尝两口,总觉得咸且油腻,加之鲜得可疑。想想其实厨师也挺不容易的。下功夫做的菜,也得有准备的舌头配合才行啊,对于久被戕害的嘴巴,还是借助化学力量来的更刺激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11-23

    帝国饭店的罗生门

    Tag:

    弗兰克·劳埃德·赖特的说法

    http://www.unicornblog.cn/user1/unicornblog/15463.html

     

    尾妹河童在旅行素描本里说

    1、不止帝国饭店没倒,周围27栋建筑也统统没事

    2、帝国饭店外观虽然无恙,内部被破坏的很厉害

    3、这之前,赖特就因为工期拖延和严重超支而回国,之后再也没回日本,文章中所写不过是他的想象或自吹自擂

     

    所以说呢,历史啊,历史

     

  • 2009-11-17

    搞搞调查

    Tag:

    准备年终的美食专刊ing,虽然这里人气不怎么旺,也聊备一格吧

     

    12009年,你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和香港这几个城市,吃到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新菜?在哪家餐厅?列举10个。

    2、你认为让一道新菜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    3、你在美食上最成功的一次冒险是什么?在哪里?为什么?

    4、你尝过的最失败的新菜是什么?在哪里?为什么?

    52009年,你的个人口味有改变吗?如果有,是什么?

     

    截止时间11月30日


  • 2009-11-16

    来点儿黄的

    Tag:

    一老头去检查精子活力,医生给他一玻璃瓶,让他装满后第二天送检

    老头回家,关门开干,左手不成换右手,右手不成换双手,费半天劲,不成,只好找老伴儿

    老伴儿上来,左手不成换右手,右手不成换双手,还是没用,老头转念一想,晚上趁老伴儿睡了,溜出去找隔壁太太

    隔壁太太闻言,慷慨援手。没想到,左手不成换右手,右手不成换双手,最后连嘴都用上了,到了儿也没戏

    老头气坏了,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去找医生,怒吼一声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你丫这什么破瓶子根本打不开盖儿!!!!!

     

     

    以此为俺办公桌上经年不用受潮板结打不开盖儿滴绿茶粉送行。。。。

  • 2009-11-07

    定计划啦定计划啦 - [立此存照]

    Tag:

    又长一岁,格外觉得去日苦多

    从小就不是一个有计划性的人,不过现在想想,写下来,就算最后做不到,终究也比糊里糊涂的过去了好。

    日三省吾身,可没说有过皆能改,警惕磨砺一下也不错啊,免得总是忘了自己的弱点

    未来一年,争取

    1、每周至少更新三次鲁猫猫的后花园

    2、在三联上开个专栏,坚持下去

    3、再去一次米国,或去一个以前没去过的国家

    4、学一门新学问

     

  • 2009-10-23

    FT中文网那事,算了

    Tag:

    看在虎子哥的面子上

     

  • 2009-10-22

    那一碗羊汤的温暖

    Tag:

    武圣羊杂割,每次从首图或菜市场回家,都会看见这家小店,每次却也因了各种各样的理由,过门不入。直到要搬走,这一去,可是二十多公里的距离,眼见后会难期,仔细想了想,权衡一下相见不如怀念的失落与相见时难别亦难的遗憾,好像还是后者比较容易接受些。

    很小的店面,只得6张桌子,坐得满满当当,只能拼桌。羊杂割是山西说法,老板娘却一口东北口音,叼着烟卷坐在门口,颇有几分风情。没菜单,先交钱,迎面墙上红色大字,”不实惠,不优惠“,简单直接,倒真有些高手风范。

    老大一碗上来,宽汤窄料,难得清清爽爽。食品添加剂为王的时代,街头小食常常鲜得可疑,当然不能期望这家小店可以罢黜鸡精,但细细品来,慢炖的功夫还是有的,不失食材的原味。也就难得了。好多大名鼎鼎的饭馆,也还做不到。

    羊肚不过熟烂而已,羊肉却极肥腴鲜美,让健康控如我也可暂时将饱和脂肪胆固醇问题抛在一边,加肉加肚加汤,最后找补个芝麻烧饼,不过一元——倒是正宗羊油烧饼,唇齿间留淡淡羊膻余味,合着芝麻的微苦焦香,恰是绝配。

    吃完骑车回家,热气蒸腾,披襟当风,不亦快哉。在某个圈子浸淫久了,不自知间便会人云亦云的认为,人生的坐标只有一个维度,不过是更多的钱,更高的职位,更大的房子。真得要经常在这种市井之地接一接地气,方才知道,快乐,也可以简单到如此这般,一个凉风乍起的秋日傍晚,一碗8块钱的羊汤所能带来的温暖。

  • 最近忙着搬家,过着白天当体力劳动者,晚上当脑力劳动者的生活,间中还要做牛(奶牛)做马(司机)。只好安慰自己,这也算是“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的复复圣境界了吧。

    转念一想,颜回才活了32岁吧似乎,啊,呸呸呸,迅速敲击俺的小电脑桌,不知道楠竹做不做数。

    这周写剑桥大学卢卡斯数学教授席位的稿子。拖拖拉拉,居然写了有三个月。主要原因当然是自己懒,不过也有客观原因。其一就是,嗯,俺被一个采访对象恶心着了。

    (嘀里嘟噜的写了一大堆牢骚,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吧。就算不是为尊者讳,敬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嘛。此处删掉200字)

    总而言之,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头上最耀目的光环不过是“某某人的某某”,那可真够悲哀的

    仅次于一辈子为人作嫁的写字人如我辈吧,^_^

  • 2009-10-14

    厕所决定健康 - [寻章摘句]

    Tag:

    知识分子贝老师送的书

    放在书架上一直没看,今天go to bathroom的时候应景抽出一览,居然无法释手

    作者组织材料的能力值得称道,其实很多好消息里也做过,但关键是后面的工作

    今天和ZW交流,他说,写专栏最忌讳的是那种show off的写法,这事儿就我明白,待老子慢慢道来。就算一开始可以写得不错,持续下去终究会枯竭。可以把姿态放低一些,变成自己的读书笔记的性质,与读者一起学习。而且,一定不能把写专栏当成一件很容易的、拍拍脑袋就可以搞出一篇的东西,要下苦功夫,每一篇都要深入的磨,不怕走在读者前面,这样才有长久的生命力。

    颇有豁然开朗之感。

    不过,也还是要有不为虚名和物欲诱惑的定力才行啊。他老人家在这一点上还真是挺NB的,不佩服不行。

     

  • 亲子时间大放送

    特此声明,第二张照片里最下面那个直立凸起的小东西,是俺的手指头。。。奉劝各位看官不要动歪脑筋,嘿嘿

  • 在译言上看到这个

    http://www.yeeyan.com/articles/view/41070/19899

    想起那天开完选题会后老苗说,你这个人,太爱在细节上纠缠

    嗯,下次回答他,因为偶有病

    “当你跟别人不一样,你就会成为笑柄。可是当你独来独往,那他们就会怕你了。那些安静不语的人总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。”

    这一句跟我自己写的似的


  • 到处乱溜达,然后在杜然的博客上看到这个

    小费也有给得恶作剧的时候。冰激淋品牌Cold Stone已经在国内开了不少的店,这家店其实有一个规矩,你只要往小费罐里面扔钱,所有的工作人员就会一边工作一边唱歌。你扔5毛,他们开始唱;等到歌一唱完,你再扔5毛,如此循环反复,直到服务员一边开心地唱一边在心里挖你家祖坟。

    http://duran.ycool.com/post.3213158.html

    哈哈,今晚去实践一下

  • 2009-09-17

    老八卦 - [寻章摘句]

    Tag:

    钱钢的《旧闻记者》——也是一本关于六十周年的书。彼六十周年,此六十周年,大可同参。

    里面一段关于神鹫歌的老八卦

    查之,原来是陈歌辛

    估计知道他儿子陈钢的人倒多些吧

    隐隐觉得钱钢未免有些不厚道

    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钱钢自己不也这样写,“要读懂石缝中植物的扭曲,需先读懂巨石的逼迫”?

     

  • 放大假,从书飞网借了一堆闲书,先从张爱玲的《对照记》看起。张的小刻薄,真是好的——嗯,怎么口气来得跟胡兰成似的。。。

    抄书先

    写坏译文,“翻译是世界之窗,我们这玻璃窗很脏”

    写住在起士林咖啡馆旁边,“每天黎明制面包,拉起嗅觉的警报,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空而来,有长风万里之势,而又是最软性的闹钟,无如闹得不是时候,白吵醒了人,像恼人春色一样使人没奈何。”

    写吃肉,“中世纪以来都是靠吊挂,把野味与宰了的牲口高挂许多天,开始腐烂,自然肉嫩了。所以high的一义是“臭”,gamey也是“臭”。。。美国近年来肥肉没销路,农人要猪多长瘦肉,训练猪只站着吃饲料,好让腰腿上肌肉发达,其坚韧可想而知。。。”——美国人其实还是老实,就没想到天底下有瘦肉精这种东东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