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最近忙着搬家,过着白天当体力劳动者,晚上当脑力劳动者的生活,间中还要做牛(奶牛)做马(司机)。只好安慰自己,这也算是“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的复复圣境界了吧。

    转念一想,颜回才活了32岁吧似乎,啊,呸呸呸,迅速敲击俺的小电脑桌,不知道楠竹做不做数。

    这周写剑桥大学卢卡斯数学教授席位的稿子。拖拖拉拉,居然写了有三个月。主要原因当然是自己懒,不过也有客观原因。其一就是,嗯,俺被一个采访对象恶心着了。

    (嘀里嘟噜的写了一大堆牢骚,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吧。就算不是为尊者讳,敬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嘛。此处删掉200字)

    总而言之,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头上最耀目的光环不过是“某某人的某某”,那可真够悲哀的

    仅次于一辈子为人作嫁的写字人如我辈吧,^_^